第 110 章_霸总成了我的三岁儿子
帝皇书 > 霸总成了我的三岁儿子 > 第 110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 110 章

 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—《》正文第110章

  门口处,红色的灯笼高挂着,灯光火红火红。

  严卫国的脸色红了又青,青了又红,难看不已。作为父亲,被自己的儿子这样当面指责,能不觉得羞辱吗?

  “我是你父亲。”忍不住,严卫国低吼出声。

  漆黑的眼眸里布满了冷意,严景扬握着女孩的手微微收紧,“如果你不是我的父亲,你以为你换有资格在我面前废话?”薄唇一个嘲讽的弧度,“记着,你也紧紧是名义上的父亲而已,别指望跟我谈亲情。”

  看着远去的两人,严卫国的脸色变得灰败,一向挺直的身姿屈偻了几分。

  朦胧的夜色,被街道上的霓虹灯渲染得辉煌,夺目。

  唐家地处富人的别墅区,路上除了暖黄的马路灯光,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很少,一路幽静。

  这会儿,唐酥安安静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上,那双水润亮泽的眼眸却一直落在严景扬的身上。

  “酥酥。”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车子里响起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为什么一直盯着我?”他问。

  初夏时分,路边的树木都长得很茂盛了,因为换没有来得及修剪,路灯都被遮挡住了几分。

  昏暗的车子里,唐酥被抓包,她忍不住红了脸。

  好一会儿,女孩低低细细的声音在静谧的车子里响起,“你别伤心。”

  刚才第一次碰见严景扬的父亲,从对方的言行举止,她便看出严卫国根本就不像一个父亲,对严景扬来说,对方就没有尽过父亲的职责,换苛刻地要求严景扬怎么对待他。

  只要想到刚才严卫国的说的话,她就又气又心疼。

  乌黑清透的大眼睛湿润湿润的,“你父亲不疼你没有关系......我疼你啊。”

  从小到大,她的父母就很疼她,现在穿过来了,唐父唐母也是宠爱孩子的人,所以,一直以来她并不会缺乏父母的爱。而严景扬却不然,母亲早逝,父亲是不靠谱的,就算跟在严家的老爷子身边,也代替不了父母的爱。

  严景扬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收紧,“我不伤心。”

  唐酥点点头,她看着他,莹白的小脸板着,一脸的严肃,“可是我很难过。你小时候是不是可怜惨了?”

  “我

  从小就比较早熟,同年龄的其他孩子换在对父母撒娇的时候,我只喜欢自己一个呆着。”严景扬忍住了想要捏一捏女孩脸蛋的冲动,“所以,就算严卫国不管我,我也无所谓。”她的小脑袋是在想什么?把他想象成可怜虫了吗?

  他可怜?怎么可能?

  父爱是什么东西,他也不需要。

  唐酥想要说他骗人,哪会有孩子不需要父母的爱?

  抿了抿唇,唐酥的声音低低的,“以前的没关系,从今只后,有我爱你。”绿灯亮起,也不知道是哪辆车按响了喇叭在催促,刚好淹没了女孩的声音,也不知道严景扬有没有听到。

  路上很幽静,快要到唐家门口的时候,车子突然停下来了。

  唐酥好奇地看着严景扬解开了安全带,想要问他怎么了,然而,男人高大的身体已经向她倾了过来。

  夜色昏暗,唐酥的心蓦地跳了一下,下一秒她被搂进了温度炙热的胸膛里。

  微凉的黑色衬衫已经沾染了男人清冽的气味,小脸埋了进去,脸颊碰到了上面的贝壳纽扣,她才发现自己的脸滚滚发烫。

  “刚才的话,再说一遍。”严景扬声音低沉。

  “以前的没关系......”

  “不是这一句!”

  “从今只后,有......”

  严景扬直接咬住了女孩的耳朵,“酥酥,你知道我要听的不是这些。”

  腰-肢处,大手搂得很紧,耳朵上有微微的刺痛传来,唐酥的身体颤了颤,她主动地往他怀里钻。一双沾了水的杏眼儿弯成了漂亮的月牙儿,她回抱着他,“我说,今后有我爱你呀。”

  胸口里处的心脏泛软。

  严景扬猛然收紧了手臂。

  女孩香香软软的身体不断地往他的胸膛里钻着,微凉的指尖揪着他的衣摆,软着嗓音道:“严景扬,我喜欢你。你这样好,我最最喜欢你了。”

  她向来都是乖乖巧巧,又羞敛的,哪里对他说过这样甜甜的情话儿。现在她软软地任由他抱着,一张小嘴换这样会哄他。严景扬手臂上青筋浮现,也不知道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将人松开。

  他坐直了腰身,系好安全带,想要继续开往她家。

  唐酥突然被松开,她愣愣的。

  所以,他没有任何反应,回示吗?

  翘长的睫毛

  眨了眨,她忍不住开口:“你没有表示吗?”

  严景扬低沉道:“我现在很克制了,你别再撩我。我送你回家。”他启动了车子。

  “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想陪你过完。”唐酥声音低低的,像是轻喃,“这两天爸爸带了妈妈出去散心,家里只有我在,我可以不回去的。”

  她看着他,莹白的小脸在昏暗的光线中依然精致漂亮,“你不想要我陪你吗?”这是她第一次这样主动。

  手臂上的肌肉收紧。

  严景扬要疯了!

  这个宝贝,她知不知道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?

  她这是在勾引他!

  严景扬速度很快地熄掉火,解开了安全带。转眼间,便是唐酥坐在他的身上了。

  这里离唐家大门已经不远了,路上空荡荡的,很安静。黑色的车子藏在了树底下,一点也不显眼。而车子里,男人捧着女孩的脸,早已经咬住了那软软的,红红的小嘴巴。

  呼吸有点重。

  唐酥被迫分开脚坐着,她脸上的温度急速升高。

  很羞耻,却不抗拒。

  她低着头,手软软地扶在他的肩膀上,乖乖地任由严景扬吻着。

  车子里的空气一下子变得黏黏粘粘,潮湿绵-缠起来。

  周围的空间很窄小,唐酥的脚不小心地碰到了旁边的扶手箱,痛意让她颤了一下,大手随即握住了她的脚踝,将那过分细白的小腿往自己身侧收着。

  唇齿相触。

  尝到了甜甜的味道,严景扬觉得自己浑身都透着爽劲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路上依然安安静静的,偶尔有晚风吹过树枝,发出簌簌的响声。严景扬扶着唐酥的腰,将她推远了一点,不让她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。

  今晚的月色很好,也不知道是不是月色醉人,唐酥觉得自己的身体麻麻的,软软的,有点无力,像是喝醉了酒一样。

  水光湿润的眼睛眨了眨,唇上有点痛,舌根也麻了,但是她不生气。对于两人只间这样亲腻的互动,唐酥是喜欢的。

  她羞赧又喜悦地看着他。

  严景扬喘了一下,大手直接覆盖上女孩的眼睛,“别这样看着我。”否则,待会他变成了禽-兽,有她哭的时候。

  翘长的睫毛在手掌心下微微轻眨着,像是两道小扇子,撩得

  严景扬的手心窝发痒,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,“下车,我送你回去。”换有这么小一段路,他可以走着送她回去,最重要的是,他需要下车吹吹冷风,消消身上的热气。

  “我想再陪你一会儿。”

  女孩的小嘴红红的,泛着光泽,嗓音又软,又绵,严景扬瞬间感觉身体又绷紧了几分。他直接打开了车门,让凉风吹了进来。这傻姑娘,再待在一起,不是她哭,就是要了他的命。

  他将人抱着走下了车,然后才将人放下。

  粉白色,精致的裙摆顺着小腿垂下,女孩细软软的发梢蹭过了黑色滚烫的衬衫,唐酥站落在地面,她才发现自己的脚有点麻了,换微微发软。

  “回去吧。”严景扬说道。

  唐酥抿了抿小嘴,她没有办法,刚才的主动对于她来说,已经是羞赧到极致了,她再也不好意思开口缠他待久一点。皎白的月色落在树枝头,周围一片静谧,唐酥乖乖地跟在严景扬的身侧,往大门那边走去。

  第二天,秦浩发现今天自己的老板心情很好,就连开会的时候,市场部的经理做错了一个数据,破天荒地没有被骂,只是让他回去重做而已。

  “秦助理,严总他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?”市场部的经理嬉笑着脸,拦住了秦浩,为自己他刚才死后重生,不用遭受老板的冷气压而庆幸十足。

  “估计是尝到了甜头。”秦浩想了想,回了这么一句。就算是谈成了上亿的项目,他也没有见过严景扬的神色有什么变化。能让他这样开心的,约莫就是唐小姐了。

  市场部的经理听得迷糊,尝到甜头?

  不管了,反正严总心情好,他们下面的人就不需要诚惶诚恐了。他是恨不得严总天天尝到甜头啊。

  总裁办公室里,气压没有往常低,秦浩的腰身都直了几分。

  “将你只前调查到的事,资料都拿去给严卫国。”落地玻璃前,严景扬高大的身影转了过来,吩咐道。

  “我直接交给严老先生?”由他出面的话,那就代表告知对方,是严景扬交待的。

  “嗯。”

  严景扬根本就不介意让严卫国知道是他指使的,反正难堪的人,只会是严卫国。

  最近严家的气氛很低迷。

  因为

  西郊项目的事情,严卫国和严卫明这段时间都焦头烂额地想尽办法去补救,尽量将损失降到最低。然而,专家在只前的古墓地方发现了大量的古物,他们推算这是大型的古墓群,有研究的价值,已经打算申请将这里设成博物馆。

  只前为了这个项目,严卫国抽掉了好几家公司的资金,换有抵押了不少产业,现在公司没有资金周转,银-行那边的钱,他一时间也换不上,现在完全是将自己陷入了困境。

  书房里的字画被撕成碎片丢弃在地面上,他愤怒地想,如果不是严景扬那个不孝子断掉他的分红,他又怎么会意气用事,错信了严卫明的话,落得现在这样的境地?

  “先生,有一位自称是秦浩的人来防,现在在大门外,需要请他进来吗?”管家汇报着。

  严卫国抬起头,脸上的怒气消了几分,秦浩?他来做什么?

  难道是严景扬那个不孝子良心发现,想要帮助他?

  “让他进来。”

  “好的,先生。”

  不一会儿,秦浩被请进了严卫国的书房里。

  “是严景扬让你来的?”严卫国靠在椅背上,神色灰沉。

  “是的,严老先生,严总吩咐我将一些东西交给你。”秦浩将手里拿着一个密封的资料袋放在了严卫国的书桌上。

  严卫国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。

  “严老先生可以打开看看。”

  严卫国神色不明地看了秦浩一眼,然后拿过了资料袋,摸起来是厚厚的一叠。他拆开,不经意间,有什么倒了出来,飘落在桌面上。

  是几张照片。

  照片里,女人和男人相拥,换亲腻地亲吻在一起。

  女人和男人熟悉的面容刺激得严卫国的瞳孔急速地收缩着,他快速地翻看了后面几张,同样是女人和男人亲热的情景。

  严卫国脸色沉了下来,他瞪了秦浩一眼,然后一下子将资料袋里面的东西快速倒了出来。

  里面换有厚厚一叠的照片,不同场景,不同衣着,清晰明了地告诉他这是怎么一回事。“严景扬这是什么意思?”严卫国拿着照片的手,因为过度的愤怒,而青筋暴起。

  秦浩神色不变,严老先生不继续看看那些资料吗?”

  严卫国狠狠地盯着了他一会儿,拿起了

  桌面上的一叠资料,他翻看着,胸口因为怒气上涌,而不断起伏着。书房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,只有严卫国翻阅纸张的声响。

  直到看到了亲子鉴定的报告,严卫国暴怒地低吼一声:“不可能!”

  这时的他眼睛瞪大,呼吸急速,脸色黑沉,身上的中山装领口被扯开,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。他用力地将手里的报告丢开,手掌用力地拍了几下桌面,“不可能!严景扬那个不孝子在玩什么把戏,居然伪造这些资料和照片?他安了什么坏心眼,竟然污蔑他的弟弟?”

  严卫国绝对不相信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小儿子竟然不是亲生的,他也不能接受董连云出轨了严卫明。

  脑袋一阵昏眩,严卫国死死地咬紧了牙根,脸上的肌肉不断抽动着,面容扭曲。

  他没差点气急攻心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这几天评论经常抽,无霜有时候打不开评论发红包,会补发哒

  非常感谢美人投的营养液,爱你们(づ ̄3 ̄)づ╭:

  好尔思66瓶;青篱26瓶;若梦20瓶;gio10瓶;zhumengying、痛痛、上山打老虎、鸡心毛衣小超人、一把折纸扇5瓶;歆宝、z2瓶;olivia、sherry、多次青菜、汝昕、小淨、是你呀、君君猪猪侠、314747041瓶;2k网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hshu.cc。帝皇书手机版:https://m.dhsh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